当前位置:传世sf > 传奇世界私服 >

qq飞车手游是清凉还是滚烫

  前些年,回乡祭祖。是夜,和家人闲聊起来,儿时的话题自然多了起来。生在乡村的人,即使漂泊万里,家乡的景色不会弃你不顾,一切的朦胧记忆在此刻已如清泉,汩汩而出:濮水,捉鱼,砍柴,收割,山上采摘果实,都是我记忆话语中最亲切的丝丝回味。畅谈中提到茶亭的事情。哦,茶亭?一幅青灰色画卷,如一只山鹊,烟雨空濛地飞来,缓缓铺开。但我知道,二十多年内记忆的颗颗珍珠,都晶莹透亮,色彩依旧,已经幻化成没有年轮的树。那静卧在山坳旁的青色茅屋,不正是我仅有的几粒家珍之一吗?此时再次提及它,那种喜悦悄然生长,冉冉升腾。我不免脱口而出,“那是好地方,小时侯还经常喝他们的茶呢。”
  “是呀,我们都喝过,只是,现在没有了。”
  “哦?是吗?我不禁诧异起来。”一种失落感如芒刺扎进肌肤,顿然失语。此时,我还能说什么呢?我不想说了。
  翌日,早餐之后,我便匆匆返回。这次,我没有选择坐车返程,而是徒步而行,去看看那曾留在我记忆深处的青灰色茅屋,那弥漫馨香的茶亭。
  不到半小时的山路,却费了些许时间。现在的山路比不上昔日光洁,平坦。长久的雨淋日晒,路过者甚少,现在已是坑坑洼洼。山路两旁杂树丛生,极为茂密。有的甚至没过头颅,而有的,要用手拨弄才能过去,甚是艰难,但都无法阻遏这份渴望之情。
  拐过谷底,转个弯就到了目的地。
  寂静,除了山风呼啸,依旧是寂静。但我知道,鸡鸣犬吠的情调已经停留在岁月的边缘,化成了一道无法攒簇的青烟。眼前的一切让我愕然,竟不知所措。
  前方不远处,没有了低矮的茅屋,空荡荡的,只剩下四壁残破的墙。有的还残留缺口,仿佛风尘中已逝荣光的老妪,肌肤褶皱,笑靥衰绝,冷落人寰。此时呢,那风景如画的茶亭已是断壁残垣,一片废墟处,草芥丛生。墙头,墙脚,漫生了许多杂草,在风中瑟瑟飘摇,仿佛在诉说什么,低低哀鸣似的。而四周的树大小密布,参差不齐。碗口大的干躯已经表明,它们已经是这里的主人了。见此情形,一种莫名的悲叹渐渐袭来。猛然间想起张衡的诗“望先帝之旧墟,慨长思而怀古”。张衡只是仕途的长吁短叹,那我呢?在这熠熠的白昼,哪里是我凭吊之地?我惟有长久的停滞,任山风吹乱我的衣巾。古诗中“簌簌衣巾落枣花”那是落得个清闲落拓之情。而此时呢?一股激越的乱流奔涌在我的胸膛,隐疼难挨。此时,我多想我的思绪应该糜烂,化成墙角的一方泥土,化成墙内微弱的齑粉,守住悠远的岁月,守住这屋檐下的笑语盈盈。

  • 关注微信
上一篇:没有了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